色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猎墓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湘南鬼崽 湘南鬼崽 第十二章:遁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且钓寒江雪      更新:2019-11-16 00:47:57     

推荐阅读:超神快递(回帖) 无良神父(无良猎人) 根源之子成长手册(黑化肥会挥发) 我真不是女侠(四时风雨) 最强神医混都市(九歌) 校花的修真强少(坐墙等红杏) 无敌外挂系统(愤怒的黄瓜) 万古武帝(异能专家) 万古武帝(愁入西风) 娶个巡官做王妃(饼脸猫)

那种光亮不是手电的光亮,也不是阳光恍进来的光亮。这种光亮的出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通道出口的空间,可视度一定远高于我现在所在的通道。

有了光亮的指引,我再也不用摸索着向前挪动了。这种感觉就如同在大海中迷途,突然望见海上的灯塔一般。

向着光亮的方向,很快我便走出了通道。刚一走出,眼前的景象又一次震撼到我。

与通道的交界处是一片开阔的空地,两边延伸向黑暗深处,空地前方大约十米外有一个深崖。

从我所在的位置看去,崖宽足有数十米,在悬崖之上悬有一座用粗大铁链栓住的吊桥连接崖的两边,其上铺有木板。

悬崖之下传来巨大的水流声,说明崖下的水流比较湍急。抬头看去,这处空间的顶端有无数个细小的裂缝,阳光就是透过这些裂缝洒到这处空间内的。

我立即从背包中取出手绘图,想要找到对应的位置。借着头顶上洒下的阳光,映出了我手中的地图的全貌。

我身前的吊桥和悬崖,手绘图上只是简单的画了一个桥形,并没有详尽的描绘出眼前的壮观。我想这等壮观景象,无论如何也不能通过这种简易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即便是绘画,也需要有宽阔的胸襟才能表现出这等气魄之地。可让我意外的是,在桥的旁边写了一个遁龙符字样。

明姨电话中所说,地图上有标记的“镇龙砂”和“遁龙符”的位置,只要将对应的物品放在周围五米范围内就行。

这“遁龙符”据传说是袁天罡和李淳风为了约束一些势比较强的龙脉,这等龙脉用“镇龙砂”是压不住的。可这明明只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也许巧合间被某位高人发现,这才有了这个帝陵的出现。至于难以约束的“龙”在什么位置,我发挥了所有的想象力也没有找到。

如今已经到了这里,只能按照明姨和二叔的吩咐行事,待出去后,我会亲自去“清闲居”向明姨问清事情的原尾。

想到这里,我从身后背包中掏出“遁龙符”的盒子,取出了一张,然后向着吊桥摸索过去。地图被我握在左手,那个匕首也让我取了出来,一边靠近吊桥一边观察四周的情形。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会碰到那个先我一步来到此地的盗墓贼,只得集中注意力且加倍小心。

当我挪到悬崖边时,再一次的被悬崖的深度和崖下的湍流的声响所震撼,虽然头顶有无数的大大小小的裂缝透下阳光,但是这幽深的崖底却看不清楚,只有湍急的流水声在不断的拍打着崖壁,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

我从背包中掏出手电,想必此刻那盗墓贼已经在帝陵中寻宝了,注意不到我这里的光亮。

手电的光打在黝黑的崖壁之上,透出丝丝的阴深。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我看清了崖底的湍急水流,至左向右奔腾而去。

明姨寄给我的手电是神火牌的,最远距离能到三百至五百米,如此远的光照距离,在打到靠近湍流的墙壁时,竟然光线变的微弱起来,由此可以判断,此崖的深度至少要超过三百米。

裂缝到达裂缝的崖底大概一百米左右,加上这至少三百米的深度,就是四百多米。而我所在的越城岭支脉的高度大概也就三百多米,并不是这附近最高的山脉。也就是说这崖底的湍流是在地下一百多米,如此的深度,流过的水流必定是地下河流无疑。这种地下河流是广西桂林和湖南与其交界处喀斯特地貌形成的原因之一,可是一般地下河流都比较温顺,为何此地会产生如此湍急的河流呢?难道这就是那条难以驯服的龙脉?

我身前的吊桥用九根黑粗的铁链连接两岸,铁链之间的环环相扣给人一种踏实之感,如若行走在上面不会担心会突然断裂。可铺在上面的木板,经过年代的洗礼已经有些风化了。其中很多处都翘起或者断裂,而从我近前断裂的程度来看,确实新形成的,看来那个盗墓贼在经过这里时,一定也试探了一下这木板的结实程度,而且直到对岸形成了一条木板缺失的路。从我到达这里,一切都是这个“兄弟”为我开路。

那一刻我内心对这个盗墓贼居然产生出了一丝感激的情绪。我不知道二叔来到这里时是怎么通过这条吊桥的,不过能确定的是,眼前的路是刚形成不久的,不会是二叔他们所为。

眼前的吊桥宽约五米左右,九条粗大的铁链之间紧紧挨着,中间几乎没有多大缝隙。吊桥的两侧同样是用一排铁链围住,只不过要比横跨两岸的铁链细上很多。

我寻觅了一圈,最终决定将手中的“遁龙符”贴到固定九条铁链的巨型铁石的侧面,那九条粗大的铁链应该是被铁锥固定于地下,其上盖上这种铁石。这种“遁龙符”的粘性极其强,犹如狗皮膏药一般紧贴铁石之上,不知道是什么胶,或者说是有某种引力,能够感受到周围的龙气也说不准。

这几天的经历让我的唯物主义态度有所动摇,我本不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这种态度在父亲自杀时就已经形成了。我一直将自己当做唯物主义者,可脑海中每每出现父亲的死状,这种念头就变的不牢靠了。

我总觉得,父亲的死不是那么简单,必定有某种类似诅咒的东西存在,二叔的一系列行动,以及二叔赋予我的一系列行动,都有这种类似诅咒的东西有关。

“啊…啊……”

就在我盯着贴在铁石上的“遁龙符”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从对岸传过来两声凄绝的惨叫声!并且掺杂着悲切的哭声!这种声音其实并不是很高,不过这幽静的密闭空间本就有回音,又加上在此刻,那幽深的崖底原本湍急的地下河,此时突然变得无比的安静温顺起来。使得这两声瘆人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难听和刺耳!

这声音听起来就好像两个惨死的儿童临死之前的挣扎叫声!

那一瞬间,我的头皮好似要炸起来一般,浑身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所笼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无敌外挂系统(愤怒的黄瓜)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神医弃女)(MS芙子) 大唐技师(扬镳) 总裁宠妻套路深(洁白的翅) 文明之万界领主(飞翔de懒猫) 我有一座诸天城(贪欢半晌) 猎墓(且钓寒江雪) 我把聊斋带给全世界(泷小九九) 岚神(靛色离殇) 狂少归来(陨落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