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娶个巡官做王妃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二十章 神秘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饼脸猫      更新:2019-10-23 08:50:17     

推荐阅读:超神快递(回帖) 无良神父(无良猎人) 根源之子成长手册(黑化肥会挥发) 我真不是女侠(四时风雨) 最强神医混都市(九歌) 校花的修真强少(坐墙等红杏) 无敌外挂系统(愤怒的黄瓜) 万古武帝(异能专家) 万古武帝(愁入西风) 娶个巡官做王妃(饼脸猫)

这时汝嫣稍稍缓过来一些精神了,发现他们四个人被五花大绑绑在木桩上,官差正在积极地摆弄柴薪。笔《趣》阁www.欧阳徇正得意洋洋地看着他们。

“小姐,你没事吧?”陈伯问道。

“我没事!”

“唉,我真是老了,不中用了!”陈伯感叹到。

“陈伯,别这样说,要不是我先落入了他们手里,您不会这么轻易地束手就擒的!”降雪自责到。

“好啦,好啦,你们都省点力气吧,也不知道现在玄霜与朦月那边怎么样了!”紫风说到。

“希望她们平安无事!”汝嫣说。

“现在我们出事了,喽,看!”紫风示意道,原来是她们脚下的柴薪已经被点燃了,天气干燥炎热,火烧得更旺,火苗兴奋地往上窜,吐着长长的火信子。

“唉,现在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玄霜身上了!”紫风无奈地感叹到。

烈日正当头照着,下面的火势又越来越大,紫风的额头上的汗如雨般滴落下来,再一看旁边的降雪,早已是脸色发白,不醒人世。

“喂喂喂,降雪,你醒醒,醒醒啊!”紫风焦急地呼唤到。

降雪勉强睁开了眼睛,微笑道:“我没事!”

“小姐,小姐!”陈伯也在焦急地呼唤。

“紫风姑娘,我们小姐也晕过去了,怎么办啊?”

“不行,再这样下去,汝嫣和降雪还没等到救援便撑不下去了,得想个法子才行!”紫风暗暗在心里想到。

正在这个时候,有官差跑过来禀报欧阳徇:“大人,有人要见您!”

“是什么人?”

“那人说叫我转告您‘草间有豺狼,江边唯钓翁’,那人说你听了自然知道他是谁,自然会去见他的!”

欧阳徇一惊,“那人现在在哪?”

“小的让他在寨门口候着!”

欧阳徇神色焦急,急速跟着报告的官差离开了。

“正好!天赐良机!”紫风在心里想到。

“哎哟,痛死我了!大哥,大哥!”,紫风见其中有一位官差侧过脸来看她,十分高兴,“对对对,就是您,全场就您最英俊了,您过来一下,我这里好痛哦!”

那官差走了过来。

紫风高兴极了,“过来,过来,这儿,就是这儿痛!”

“都快死了,还怕什么痛?”不料那官差极为冷漠。

“你个大头鬼,我咒你被马踩死,被刀砍死,被箭穿……”。

话还没说完,那官差应声倒地,背后插着一只短箭。

“我底个小乖乖,神明显灵了啊,”紫风开心得立马闭着眼默念到,“菩萨保佑,快来人救我们,来人救我们,救我们!”

“紫风姐!”

紫风睁眼一看,是朦月,只见她手里正拿了一把短弩。

“怎么是你?”

“是我啊,降雪姐在给我的钱袋里放了纸条,降雪姐让我潜伏在下山的半道上,活捉下山的王冲。我把王冲关到一个很秘密的地方后,我就又上山来帮你们,结果在戎马道碰到汝嫣姐府里的护院,我就教他们……”

“好啦好啦,小祖宗,快给我们松绑啊,你真打算等到我们被烧死了才松啊?”

“哦哦哦,好的!”朦月光顾着说,突然才发现,他们还被绑在火上。赶紧帮他们松绑。

紫风与陈伯一起把汝嫣,降雪扶到阴凉处,对陈伯说:“您在这照顾她们,我去帮朦月!”

“行,紫风姑娘,你自己要小心!”

紫风加入了混战,一边打一边问朦月:“喂,你那玩艺儿虽然样子丑点,但还挺好使的哈!”

朦月也是一边应付官差一边回答:“好使吧?我在等王冲的时候无聊做的,材料有限,做得不好,杀伤力不够,我把箭头在麻药里泡了一夜,才有这种效果。”

官差被收拾得差不多了,玄霜回来了。

“哟,这是谁啊,梳妆打扮了一番过来的吧?”紫风讥笑道。

“难得理你!”玄霜白了她一眼,继续做收尾工作。

“哎哟喂,还有脾气哦,你那帮江湖朋友呢?怎么一个都不见?”

“那帮兔崽子,居然敢放我鸽子,以后最好别让我看见他们!”

“所以,柱子呢?”

“逃了!”

“逃了?呵呵呵,笑死我了,柱子可是欧阳徇派去专门对付你的,他会逃?我看是你逃了吧?”

“随便你怎么说!”

“还不如朦月呢!”

“你有完没完?”

“没完呢!”

“当心我抽你!”玄霜被自己的江湖朋友放了鸽子,很没面子,正好一肚子的气没处发。

“哎呀,你还有理了,来啊,来啊,来抽我啊!”紫风也撒起泼来。

“好啦,好啦,你们都别吵了,都什么时候了,我们去看看汝嫣姐和降雪姐吧!”朦月把她们两从中分中。

两人同时哼地一声,向走廊走去。

此时,汝嫣与降雪两人已经醒了,只是身体还很虚弱。

“欧阳徇呢?”汝嫣问。

“对啊,怎么把这个王八蛋给忘了!”紫风骂道,“开始听说有人找他谈事,走,去他房间!”

紫风与玄霜如同一阵风似的冲向欧阳徇的房间。

“你们等等我呀!”朦月在后面追。

“陈伯,扶我们也去吧!”汝嫣说到。

玄霜与紫风刚来到欧阳徇的住处,却突然见一黑影从欧阳徇的房间“嗖”一声,破窗而出。

玄霜急速追了过去。

紫风与朦月立马破门而入。

眼前的景象却让她们惊呆了。

欧阳徇自刎了。他右手还紧紧握着剑柄,由于用力过猛,剑刃几乎把自己的脖子割断。鲜血不断地从他的脖子和口里涌出来。头搭拉在剑上,身子斜靠在桌子旁边,由于痛苦,身子不时地发生抽搐。

“说,是谁?”紫风赶紧追问。

欧阳徇不说话,看着她们两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直至到他彻底断气,那种诡异的笑容仍留在他的脸上,像是定格了一样,煞是恐怖。

这时,汝嫣,降雪以及陈伯也赶到了。

“夜来香?”降雪闭上眼睛细细地嗅着空气中的气味。

其他人也闭上眼睛仔细地嗅着,气味很淡,但的确是夜来香的气味。夜来香是一种珍贵的香料,姑娘们一般以得到这种香料为荣。紫风曾经一次偶然的机会得了一小瓶夜来香,以表炫耀,十分高兴地当着其他几个姑娘的面使用过。因此,这种香料一般只是贵族女子才能使用。

“你们在嗅什么呢?全都像狗一样!”是玄霜回来了。

紫风睁眼看了看她,没好气地说:“不用说,又追丢了!”

“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行你上啊!”

“哎哟哎哟,我腰疼,我腰疼!”

“难道是个女人?”汝嫣猜测。

“看背影不像女人啊,挺高的,大概有……八尺吧,如果是个女的,那也太……”。

“如果是个男的,那他就是个变态!”朦月补充到。

“草间有豺狼,江边唯钓翁……”。紫风突然脱口而出这两句。

“啊?什么意思?”汝嫣问。

“我也不知道,当时神秘人来找欧阳徇的时候,官差禀报的就是这两句话!”

降雪走过去仔细查看了欧阳徇的尸体,“没有任何打斗痕迹,看样子是自杀,不是他杀!”

“到底是什么人可以让欧阳徇心甘情愿地自杀呢?”汝嫣在心里想到,忽然她又想起之前欧阳徇跟她说,是有人指使他杀害兄长。那么,今天这个神秘人就是幕后的那双黑手吗?他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本事。那人跟陈家又有何恩怨,一定要置她全家于死地?

众人走了出来,陈伯让底下人收拾一下欧阳徇的尸体。

“朦月,你现在可以跟我们讲讲你是如何带领护院们以少胜多了!”紫风说。

“嘻嘻,戎马道的地势险要,道路又狭窄,两旁的岩石又陡峭。欧阳徇的兵肯定是怕我们躲在上面滚石头。他们只一味地防着上面,却忽视了脚下。他们不知道我已经在他们的脚下全都种下了地弩。结果纷纷中招,侥幸逃脱的又掉进了我事先挖好的陷阱里。”

“我们的朦月真聪明!”降雪说。

“哇,朦月你真厉害,这么说你是没费一兵一卒就打败了欧阳徇的人马是吗?”紫风说完故意挑衅地看了看玄霜。

玄霜的脸色可并不好看。

“没有啦,我还是要各位护院兄弟帮忙埋地弩,挖陷阱啊!挖王冲那个陷阱可把我累……对了,那些人都还在陷阱里哦,汝嫣姐,怎么处置他们?”

汝嫣笑了笑对陈伯说:“您安排一下人去把陷阱里的人全都带上来吧!”

“是,小姐!”陈伯应声便去安排了。

汝嫣想起之前欧阳徇说朦月是个小白痴,小吃货,都懒得对付她,结果欧阳徇就是败在了朦月的手里,不禁笑了,这所谓天生我才必有用,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优点与特长。任何时候的轻敌都只能功亏一篑。

“汝嫣姐,你笑什么?”朦月不解地问。

“没什么,我们的小朦月确实是非常聪明,不过你的玄霜姐也很厉害哦,一个人对付柱子一队人马!”

连连失利的玄霜又经过紫风的几番讥讽正垂头丧气,听了汝嫣这话,更加地无地自容,羞愧难当。

“是啊,人家厉害着呢,一个人把武功高强的柱子给打跑了!”紫风绝对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

这次玄霜没有反驳,“其实柱子不是被我打跑的!”

“啊?”众人惊讶到。

“他是自己跑的,跟我没过几招,似乎不想与我纠缠!”

“这就奇怪了,难道柱子的目标不是你,还有其它的目的?”降雪疑惑地问到。

“难道他猜到欧阳徇会败,事先自己逃命了?”朦月说。

“怎么可能,你没见柱子对欧阳徇比狗还忠心!”紫风反驳到。

“那倒也是!”朦月回答。

“有可能这就是欧阳徇给柱子的命令,他跟我们说的派柱子去对付玄霜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并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真正的目的罢了!”汝嫣分析到。

“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如此紧急呢?”降雪思虑到。

“咕嘟”一声,是朦月的肚子在响。

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朦月有点不好意思,“嘿嘿,我又饿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无敌外挂系统(愤怒的黄瓜)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神医弃女)(MS芙子) 大唐技师(扬镳) 总裁宠妻套路深(洁白的翅) 文明之万界领主(飞翔de懒猫) 我有一座诸天城(贪欢半晌) 猎墓(且钓寒江雪) 我把聊斋带给全世界(泷小九九) 岚神(靛色离殇) 狂少归来(陨落星辰)